新声代丨“996”下的人生抉择
作者:李桂瑜 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9/5/15 0:00:00        阅读:38

学生立场 时代潮流



夜晚九点,深南大道,推着小孩散步的夫妻和遛狗的青年络绎不绝,交相辉映的是四栋灯火通明的大楼,静默地矗立在夜幕中,三两个人走出大楼,急匆匆地奔向回家的班车。


胡子就是其中之一,正脚步匆忙地走向开往西丽的班车。他决定请两天假,或许能赶在期限前,完成还剩三分之二的毕业论文。两个月前,为了让简历好看一点,胡子来到这个没有转正机会的岗位实习,开始了他的“996”生活。


“996”工作制,即每天早上9点到岗,晚上9点下班,每周工作6天,多泛指长期加班的状态。2019年3月,一个名为“996.ICU”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,互联网公司从业人员的“996”工作制,作为一个新名词闯进大众视野,引起热议。


图为夜晚九点的深南大道


有所失的眼前


早上一睁眼,胡子就要思考文案怎么做,上班的途中也会想出五六个标题,他始终有一种危机感:“工作要做不完了”。胡子的实习不用打卡,早上十点前到,但晚上六点过后他也会留下来,“工作没完成,你不好意思走。”最早八点下班,通常他会工作到十二点。


“我的工作是一周一篇推文,但只有周末才能联系到采访者。我只能周末去采访,周一周二编稿。”加班、毕设两边忙,让胡子难以平衡。“除了上班时间外,我都在做毕设,毕业压力真的很大。”


胡子坦言,下班后他常处在一种放空的状态,什么也不想做。当同事因病毒感染住院一周时,所有工作全堆到了他身上,空闲时间被不断压缩,他感到“精力已经被加班压榨光了”。


像胡子这样的实习生,大多存在于大四,课业与实习的冲突是他们难以平衡的,正如胡子所说:“我也有失,我失去了很多东西。”


由于实习忙碌,胡子甚至错过了春招,一个offer都没拿到的他只能不断地自我安慰,“即使拿到了大公司的offer,那也不一定是我想做的事”。


胡子的薪水只有正职员工的五分之一。对于“996”,他始终强调的是加班费,“‘996’本身就是一种压榨,不给加班费,就是违法。”他觉得奋斗的前提是公司要遵守劳动保障法,也要给不想加班的人一个不被淘汰的保障,这样才公平。


拿着仅有的薪水,胡子去买了“落日飞车”乐队的门票,他习惯于看音乐现场来解压。至于未来,他还不敢去考虑。


与胡子不同,浩涛的毕设只剩下修改格式了。


刚进公司实习时,浩涛认为自己更像一个“搬运工”,“整理、对比一周的项目,汇总冰冷的数字”,加班到凌晨两点已是司空见惯。最晚一次到凌晨四点半,让他第二天不得不“连轴转”。


加班是互联网行业的常态,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》,仅有18.05%的白领不需要加班。加班的时间越长,留给自己的时间就越短,常把“爱玩”挂嘴边的浩涛也曾因此爽约了与好友的聚会。


尽管公司提供了薪资不菲的转正机会,但因为“太累”,他最终选择了放弃。


输得起的奋斗


远离陕西家乡的Siri,深大毕业后留在了这里。入职的那天,正是她所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天。创业公司只有十数名成员,内容生产、合作对接甚至主持游戏,“什么都干”,说起繁琐的工作,Siri也很无奈。从校园走进职场的这一年,九十点下班是她的 “标配”,偶尔也会工作到凌晨。


这是创业公司的常态。在深圳,平均每天就有537家公司成立,每10个人里就有1个在创业。“工作是做不完的。”Siri苦笑说,“第一节课的稿子写完,马上会有第二节课。”


老板突发奇想要做抖音产品,没有剪辑师帮忙的Siri只能在紧迫的时间内自己学剪辑、加字幕,“拍摄也是我,脚本也是我,没有人帮你,都靠自己扛过来”,这只是她工作中微不足道的插曲。


加班最晚的一天,Siri没有睡。由于会务安排失误,他们只得在现场写稿、改ppt、试电子屏,直到凌晨五点才回家。作为工作人员,她六点又要出发。Siri本可以按父母的期望成为一名老师,但她却投向了“996”。她认为选择更有潜力的未来,就必须承担它带来的压力,“你这么年轻,拼都没拼过,怎么能甘于安稳。”


像大多数创业公司的同龄人一样,Siri正在这个“砰呲砰呲的环境”里,为自己的未来赌上一把。“我输得起,我还年轻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她对未来充满期待。


同样只身前往异地的,还有工作了一年多的明明。他一个人住,养了两只猫,为给生活增添点“生气”。


随着互联网浪潮飞速前行,涌入行业的年轻人日趋饱和,他们只能在工作之余不断提升自我价值。正在经历“996”的明明,每周日给自己安排了八小时,学习与工作相关的知识。


明明打心底热爱目前的工作,笑称自己是“合格的韭菜”。“没有人会认可‘996’,关键要看每个人怎么接受。在互联网行业,偶尔‘996’很正常,因为工作常会遇到这种需求。”明明认为,刚工作时的“996”更多意味着自我学习和提升,工作越久性价比越低。


图为夜晚九点的腾讯大楼


理想中的安康


夜幕下的桂庙,挤满了“寻味”的晚归人。北北正坐在昏暗的豆浆摊前吸溜着冒热气的豆浆,现在的生活对她而言格外安逸。


实习期间不定时的工作、无实质性的加班,她整整一个月没在零点前回到宿舍。最让她烦躁的是“加班就是开会、做汇报,要是领导不满意就和没做一样,加的班都是白加”。趁着老板不在的一天,北北偷偷提前下班,看到天边残存的夕阳时,她鼻头一酸,“一个实习把我弄成这个鬼样子”。


随着“996”甚至“007”成为一种工作常态,年轻人在职场中拼的却是身体的资本。北北的程序员朋友,在确诊了急性白血病之后特意跑来叮嘱她要注意身体,外卖宁可吃贵的也要吃好一点。但市场便是如此,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,他们大多逃不出这场洪流。


这让北北格外难受,“身体都没了,拿什么去享受‘996’挣来的钱和抱负?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‘996’”。


她擦了擦嘴边的豆浆,想着以后要去一个海岛开一家酒吧,听别人的故事。


经历过“996”实习的小林,更希望拥有一份舒适的工作。实习的四个月内她负责过产品运营和活动策划,也曾在凌晨一点接到上司的来电,要她做运营数据图。电话里没有反驳的余地,活动结束后必须做好。小林只得打开不太熟悉的excel,对着几万的大数据敲击键盘,耗去三个小时完成工作。那个周末,她还在宿舍加了两天班。


这样的故事日复一日地上演。有赞的CEO白鸦说:“如果一个人说下班了工作的事情不能找他,那他没法适应我们这里。”即便如此,仍有大批年轻人孜孜不倦地在抱怨中狼狈前行。


曾经的实习一度让小林身体不适,她发现自己整张脸都在长痘,并且感到焦虑。“忙起来没时间上厕所,下班回来就睡,睡醒再上班,生活三点一线。”这是她实习的真实写照。斟酌再三,她选择了一家正常时间下班的互联网公司。如果工作不适合,她打算去考公务员,过上朝九晚五的日子。


图为早晨的深大


早晨七点,深南大道,只有零零星星的晨练者,上班的人潮还未涌来,林立的高楼沉浸在昨夜的疲惫里。


另一侧,深大的校园已经完全苏醒。每年从这里走出近万人,投向不同的市场。这里也活跃着996的储备军们,尽管他们有的还未体会到加班,却不乏忧虑:“肯定能不要‘996’就不要‘996’,我想要头发,也想好好活着。


深圳的白天比不得夜晚的清醒,人们在清冷的高楼下,奔向各自的目的地。



(全文刊载于2019年4月22日第110期新新报特稿版)


更新时间:2019/5/15 11:12:46
Copyright © 深圳大学传播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