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声代|毕设的背后故事
作者:李桂瑜 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9/5/28 0:00:00        阅读:38

miss

遇见

毕设

编者按

 “台上十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毕设的精彩展示,是由每一位即将毕业的传院学子近半年的心血汇聚而成的。台上他们口若悬河的背后是不懈的努力和付出。在毕设过程中,每个专业都面临着独特的挑战,新闻学子要联系采访对象,广电人要征集演员,网新和广告要做用户调研,传院学子在一次次挑战中越战越勇,不断超越自我。


荣誉的背后是辛酸

台上的掌声轰动,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在台下无数的汗和泪呢?对于新闻专业的毕设小组熊出没和蹲皇事务所而言,毕设是一场大冒险,他们有着各自的辛酸和苦楚。

雄安历险记


图为白洋淀上的渔家

摘自 XIONG 出没公众号


“太惨了!”毕设结束后,熊出没小组的组长方舟如是感叹。回忆起毕设之旅的种种,方舟觉得这一路走下来太不容易,为了四年的最后一战,每个人都付出了难以言说的辛酸。


“明天就是大年三十,中国人最隆重的除夕,往年这个时候,我们都在和家人忙碌地准备年货,而此时此刻,每个人都还在工作。”小组成员郝正在日记中写道。年关之际,在大家都忙于喜悦,忙于与家人团聚的时候,熊出没小组们依旧为了他们的报道在工作。在除夕之夜,他们还在发消息,询问导师尹连根。尹老师在毕设典礼上直言,在除夕,他们还在给我发消息做毕设时,觉得很不是滋味,这些孩子太拼了。


2018年3月1日,熊出没小组建了他们的毕设团队根据地——群聊“大吉大利毕业吃鸡”。2019年1月12日,熊出没小组六人,终于踏上了毕设之旅的起点地——河北省保定市雄县,在北方的寒风凛冽下,开始了接下来在雄安三县之间奔波的日子。他们在那里租下房子,每天早上必做的就是攀谈,一切算比较顺利。然而,一次在关李马浒的意外,差点让他们蹲入警局。


1月29日,他们一如往常地外出采访,但不巧的是,两个女队员遇上了政府下来视察的官员队伍,在职业习惯的驱使下,她拿出手机拍照。正是这一举动,引起对方的注意。接下来便是当地村委会的身份盘查,即使配合着删掉了照片,依旧被带到办公室盘问,而这次的盘问者是警察。而好在两个女孩在早上出门忘了带相机,否则百口莫辩。“合上笔盖,发现自己佯装镇定的手忍不住发抖,肚子也因为紧张而一度痉挛。”而后几天,这件事对他们的影响仍如阴霾久久难散。


彝族奔忙录


图为来广东务工的彝族青年在车站排队

摘自南坑彝梦公众号


而在中国的另一端,莫宇婷与她的队友,正在中国的东南区珠三角盘旋,走进彝族青年的都市梦里。蹲皇事务所小组回忆起那段时光,流露出满满的真情,“我负责接触女孩的,他们很真!离开的时候她们拍着我的车窗,我哭了一路,我们感情是真的好”,组长莫如是说道。


蹲皇事务所小组先是在惠州,深入彝族新一代的生活和内心,了解彝族习俗,而他们的真正主战场却是在东莞。在惠州采访时,他们受到工厂主们的种种防备,甚至在熟人带路的情况下,惠州工厂的HR中途反悔,拒绝采访,他们的稿件计划也落了空。在焦虑之余,只剩下无奈。在毕设的长久战中,有些组员感觉疲惫,以至于在惠州结束时,便不再想去东莞奔波了。在苦苦的挣扎之中,他们终究踏上了去东莞的旅程。


在东莞,他们采集到大量的资料,而在采访之余,人与人相处的感情又牵扯着他们。“我是分裂的我,在当时的那个时空里是真的爱着她们的,但是回到出租屋讨论开会的时候又必须要抽出来理性。那种分裂感让我终身难忘”。莫宇婷用分裂感来形容自己在理性与感性的切换模式。那种真真切切与同龄女工们相处出来的感情,大概会永久地印在她的脑海里。


备尝艰难采拍路

深入的报道和精彩镜头的获取,常常需要记者与摄影进入采访群体与拍摄现场以获得“感同身受”。在采访和拍摄过程中,《广东神农》小组与《阿山拜的马》剧组备尝艰难。

亲当试药人


神农尝百草的典故人尽皆知,药叉小组聚焦当代“神农”——试药人这样一个不被大众所关注的群体,组内的两位组员亲自去试药,在问到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,组长林树旋说:“我们的每一个采访对象几乎都来之不易。要接触我们的采访对象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报名去试药。这样就可以去参加体检(试药之前有个体检环节,要筛选身体符合条件的人),然后直接接触到中介、受试者(试药人)、医生,也可以观察到临床中心的环境。”


试药要经过一轮体检,两轮复检,整个试药过程一共抽了18管血,在经历了近乎全裸的搜身后,林树旋进入了一种降糖药物的试药名单,但在最后一刻,因为9天前吃了一颗退烧药,无缘此次试药。医生说,吃药与试药,要间隔14天。另一位组员参试的药品名是马来酸氨氯地平片——一种临床上用于治疗高血压和心绞痛的药物,在她服用药物时,项目研究者,医护人员,第三方监督员还有其他受试者都围在旁边,监督她服下药物。接着就是密集采血。从早上7点埋针,到晚上10点采完最后一管血,针头在血管里埋了15个小时。精确到秒的采血,让她筋疲力尽。


在网上搜索“试药人”相关信息,大量的负面报道让人胆战心惊——“七天赚十万,有命赚没命花、“试药人的惨状”等字眼充斥着网页。媒体给“试药”蒙上一层恐怖的面纱。在问及是否会有害怕的感觉时,组长林树旋表现的很轻松:“体检有个环节就是抽血,每次去体检,就意味着要经过很多筛查步骤,也意味着要去扎针。所以,获取采访对象也是要有代价的哈哈哈哈。”但她也在因吃药被取消试药资格,同行人问她为什么不瞒着医生时半开玩笑的说到:“因为我怕死啊。”



图为《阿山拜的马》剧组跨过可尔干克鲁河

摘自阿山拜的马公众号


在严寒中与时间赛跑


《阿山拜的马》把拍摄地点选择在距深圳4000多千米的帕米尔高原下——新疆阿克陶县盖孜村,零下三十度的寒冬,简陋的基础设施给拍摄带来了巨大挑战。海拔三千多米的村子周围雪山环绕,寒风沙暴频繁侵袭。剧组住在当地简陋的房子里,每天的饮用水得去冰湖里打。屋子里插座很少,剧组不得不让所有器材“掐表充电”。在拍摄期间,部分成员相继出现了感冒,发烧和高原反应的症状。但时间的紧迫性让他们不能放慢脚步,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,他们的足迹踏遍冰川,山谷,已经花费了近五万元的他们不敢耽搁一天。阿山拜的马剧组表示:“虽然拍摄过程有许多乐趣,但是更多的是劳累,一天的拍摄下来,在回程的车上大家都互相倚靠着睡得东倒西歪了。”



毕设是一群人的战斗

每一场毕设,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扶持和理解。在毕设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,《“呵呵”原创品牌》小组与《追剧攻略》小组于陪伴中获得前进的力量和持续的友谊。

图为《“呵呵”原创品牌》小组

摘自人间最值得公众号


并肩作战的自创路

初始便与喜之郎甲方洽谈失败,遇上公路整修更使探访举步维艰,这一切似乎预示《“呵呵”原创品牌》小组在“深大第一个做自创的小组”之路上必须披荆斩棘,而“创新性”又她们除了自身之外别无依靠。持续一年的毕设,她们几乎每周都有3次会议,而在答辩最后两周时间里,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十点甚至通宵,她们驻扎在教室里,中午轮流吃饭,而剩下时间便在不停地讨论、设计、策划,当众人都在控诉996的时候,她们是“9107”(九点开始,10点结束,一周七天工作)。一个创新的想法,在不停地说服与被说服中,往往持续几周才能确定。


在崩溃的工作中,深夜狼人杀局的“最不会玩的成为最会骗人的狼人杀手,最会玩的一般万年平民命”小组的消遣点。毕设期间,她们一起参加了深大校内举办的招聘会,日日夜夜的并肩“战斗”已然让她们拥有更多毕设之外的感情交集。


陪伴是最有力的武器


毕设是“N+1”的组合,在《追剧攻略》小组的毕设战役中,指导老师史旻昱是战略指挥官,也是排头兵。在他们眼里,史老师是提设计要求的甲方,对于颜色排版一些细微问题的要求常让小组感到“虐人”,“把文字放在横线旁边而不是下面,横线用一头是一个原点的线,横线可以短一些”等改动是家常便饭,而让小组成员蔡铮婕印象深刻的是,她与史老师因为答辩PPT上一个蜘蛛形象的线条渐变颜色和渐变角度纠结了许久,尽管它只占页面一个硬币大小的篇幅。


在4月19日到4月21日期间,仅仅是关于排版设计问题,史老师便与蔡铮婕打了12个平均时长30多分钟的微信语音电话,而最高记录为一天五个电话,甚至在球场中,仍与组员通过微信电话,在排版细节上校对了接近一个小时。


毕设中小组熬夜是常事,而难得的是指导老师的陪同,“中规中矩”“好丑”的吐槽之下,是史老师每天晚上12点左右休息、早上7点左右回复修改意见的负责。史老师也在组员压力大之时,询问小组是否对他们过于严格,更坦言这个小组是她近十年带得最辛苦的毕设,也心疼他们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。“师太陪着我们就是一种很大的鼓励”,正如组长张培清所言,陪伴在毕设这场无声的战役中是最有力的武器。

(以上图片皆由毕设小组提供)


更新时间:2019/5/28 11:09:39
Copyright © 深圳大学传播学院